舌尖逗弄勾动磨弄挤压,扣着她的腰凶猛的占有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榕树下文学网

对于葛力姆乔的不解  ,东君安也只能带着笑回应

“轰轰轰轰────”

东君安往声音发出的位置看过去  ,看到了空气中竟出现了一条裂痕开口  ,跟着声音渐渐的扩大  ,那裂痕开口就愈开要不是在之前知道对方其实是个死去的灵魂  ,不然他可真以为现在的灭却师这么强 ,都不用吃东西啊

“是吗 ?真好~”少年仍一副笑嘻嘻的神态什么嘛~只是一只不入流的角色  ,这样也会被偷袭到  ,害他白担心一场所以对于着葛力姆乔的分享  ,东君安则是连忙摇摇头  ,同时也双手连忙在胸前晃着  ,表示自己并不吃那个 ,接着就是手上马上聚集个灵子  ,待聚集到了约手掌心大小的程度就推进了自己的口中

而一旁的□□奇奥拉则是正打量着某人不放  ,那眼光啊……惊得某人不得不从脑中因看着葛力姆乔进食  ,而幻想着某大猫正一副心爱的神态  ,吃着自己手上的鱼干的梦中醒了过来”没给东君安反馈的时间  ,就一把抓过了因他们的到来而惊慌失恐的那只虚 ,然后先一记爪子砸晕正不断哭嚎制造噪音的虚  ,大嘴一张就是喀喳喀喳地开始进食

舌尖逗弄勾动磨弄挤压  ,扣着她的腰凶猛的占有

东君安看着少年与青年两人的互动  ,暗自地摇了摇头  ,手上的武器也收了起来接下来东君安很明显地看到有一个人正从那裂痕中走了出来  ,走出来的是一位表面大概十七、八岁的青年

是他───  ?

看着明显恍然大悟神态的东君安 ,青年转头问着少年:“怎  ?你们认识  ?”

“认识呀~”那个样子  ,那个手上的弓型武器  ,固然不知道为何经过了这么多年 ,样子都没变  ,但那确凿是他没错 !

“看来你很高兴  ?”听着明显比平居还要欣悦的语气  ,青年不禁问道

确定是他没错了  ,瞧那样子  ,他就会想到之前被追杀的日子  ,还…真是想忘也忘不了啊…

舌尖逗弄勾动磨弄挤压 ,扣着她的腰凶猛的占有

舌尖逗弄勾动磨弄挤压 ,扣着她的腰凶猛的占有

东君安比比口中含着的东西来表示自己吃这个就行的意思后  ,就吞了下去

“被你看出来了呀~”

“…你可不能别用这语气跟我语言  ?”

“啊啊  ,这么说就太伤我心了~”

“你……好吧 ,随你了

啊…太大意了

呃…他怎么一直看我啊……东君安被对方给打量得有点不从容  ,合法他不敢凑近触碰传话而想要直接在沙地上写字问对方时 ,对方终于开了口……

“…被虚闪击中  ?”语气不像问题而是像肯定”

“……──这个白痴  !  !”这是沉默了许久  ,葛力姆乔咬牙挤出的话  ,然后在下一秒中便已跑了出去

“…………”看着跑出去追人的葛力姆乔背影  ,□□奇奥拉沉默了一下 ,也跟着消失在原地

“等等 !我来办理吧  ,恰好肚子饿

当裂痕开口大到可以穿过普通人大小后  ,就休止了东君安不是排挤吃虚,他之前有偷偷试过,但他要吃下去时,身材会自动升上一吐逆感,然后是怎么硬吞即是吞不下去  ,才确定吃了可能真的会消化不良,因此而放弃而且果然还惊动到正打得欢的两只  ,可贵□□奇奥拉要陪大猫玩的说……

所以对于那两只的到来 ,东君安对于自己的无视而导致他们战争中止而感到不好意思  ,向他们露出个抱歉的笑容

葛力姆乔白了一眼 ,“哼  !无味的东西有什么好吃啊  ?天天都在看你吃那个

舌尖逗弄勾动磨弄挤压 ,扣着她的腰凶猛的占有

架着用虚闪偷袭他的虚  ,东君安在心中懊恼着什么时候这么松散过  ,这里但是危机四伏的虚圈啊  ,即便有两只亚丘卡斯在  ,也不保证没有其余更强更狡诈的虚存在啊然后一个画面突然停格  ,停格在一个生前在林中看到的小狐狸的画面上

此时的某人──

原本还健步如飞的身影  ,已渐渐降低了速率…可别忘了…那个人但是个完全没灵力的……”

忽视于附近豹子的震惊 ,□□奇奥拉仍看着前方继续说道:“我看…那东西对他来讲也只是能让身子撑住一段时间 ,但比较的…每一次能撑住的时间会越来越短”不解的咂咂嘴  ,继续着休止一半的进食活动

“那你现在要怎么处理  ?”话锋一转  ,青年向少年扣问着

“…看来我们来的机遇好像不太对啊…”

“…喔  ?怎么说呀 ?”一位表面约十五岁左右的少年也从裂痕中走了出来 ,这时他也发现到了站在他们面前警戒着的人了”对于少年语气仍旧没变  ,青年也只能无奈地迁就了

唔……头好晕

“……………”青年与少年面面相觑着

就当东君安要办理了那只虚时 ,葛力姆乔却阻止了他而这时候某人的肚皮开始发出了抗议声……

“咕噜咕噜~~~”

“嗯 ?尼爷柱子握喔(你也肚子饿喔) ?”听到声音  ,葛力姆乔停下了进食的动作  ,抹抹嘴  ,有点坏笑的看着正有点窘的东君安  ,“要不要分你一点啊…  ?”

───自己又不是虚 ,是完全没有想吃的愿望的

这样下去真的会魂飞魄散吧……双脚踩到沙地上  ,东君安按着刚才在抗议的肚皮这样的想着 ,就在这时候  ,一阵空气中的灵子流动引起了他的注意不过当他一看清该人面貌时  ,很明显地与刚刚青年同样 ,眼中也闪过一道震惊  ,但还多了一些不敢相信的情绪在里头

固然不晓得对方为何要问这个  ,但东君安还是点了头

“这样啊……”然而对方只是多打量了一会  ,就不便再语言了

在裂痕开口的一瞬间  ,东君安很清楚地看到那里面狞恶的灵子流动  ,他戒备地唤出了弧雀  ,摆好架势 ,将箭头指向了裂痕  ,好随时能应付突然出现的情况

“咕噜咕噜~~~”

现在只能保持这么短的时间了啊……在空中踏步的某人  ,此时徐徐地降了下来

当青年走出来的第一眼即是看到正拿着弓瞄向他的东君安时  ,眼中明显闪过了一道震惊

当天──

“…吃那个就会饱了吗  ?”在某人偷袭胜利亲到了某只豹子  ,然后再逃之殃殃后  ,某个面无表情的人突然迸出了这话来  ,胜利的制止了某只脸面通红的豹子要追上去的动作

“…什么意思 ?”

“吃那个灵子东西真的能饱吗  ?”望着那某人逃逸的方向  ,□□奇奥拉徐徐的说出他刚一直在思考的事  ,“…那东西固然能补充灵力  ,但该有的实质食物还是要吃  ,否则只会衰弱

舌尖逗弄勾动磨弄挤压  ,扣着她的腰凶猛的占有

扶着额  ,东君立足子显然有点摇晃

“是你  ?  !”

怎感受很面善…就连声音也是……眯眼  ,东君安看着少年  ,开始在脑中回想起自己之前是不是有在哪一个处所见过了少年葛力姆乔边进食边思考着以后多找某人与自己对打  ,省得某人哪天又被小货物给偷袭到既然确定是他  ,那也不必再拿着武器对人了

“这嘛……”不过还没等少年讲完  ,突然砰的一声  ,当两人循声转头看去时  ,东君安已经毫蒙昧觉的躺在沙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