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她夹的闷哼一声_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

  • 时间:
  • 浏览:268
  • 来源:榕树下文学网

“你为何要那样做  ?你不是很喜欢顾弘深吗  ?你知道的  ,就算你要和他在一起我也不会跟你抢的 ,你为何要……”

“夏云汐  ,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  ?从小 ,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  ,而我  ,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东西只能靠你施舍 ,你从小就生活在锦衣玉食的家庭里  ,所有的人都把你当成公主同样对待  ,你的爸爸是高屋建瓴的总裁  ,而我的爸爸只是你家的一个佣人 ,你轻轻松松就可以嫁到顾家做少夫人  ,可我呢  ,我努力了辣么多年才气站在弘深身边  ,最后你什么都不用做  ,就抢走了他  !”

“我没有跟你抢弘深 ,从小到大  ,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那是因为我一直都把你当成亲姐姐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另有爸爸 ,他也一直把你当成亲生女儿同样对待 !”

“哈哈  ,亲生女儿 ?”林菀张狂地笑着  ,“他若真当我是亲生女儿  ,当年我就不会和阿深分开  ,阿深也不可能娶你 !”

“你……什么意思  ?”

“当年 ,阿深的妈妈因为我家境贫苦不容许我和阿深在一起 ,恰逢顾家公司面临危机  ,他妈妈为了能让你爸帮忙  ,逼我亲手给阿深下药  ,让你们发生关系  ,借媒体造势  ,这样你爸爸为了你就不得不帮顾家度过危机  ,我要不是为了帮阿深  ,怎么会将他让给你  ?你那个好爸爸  ,他明知道我和阿深是至心相爱的  ,可他还是将我送出国  ,让你们结婚  ,他用钱帮顾家度过了难关 ,以此让阿深承诺这辈子都不可以和你离婚  !夏云汐  ,提及来  ,你也真是不幸  ,你的这场婚姻只不过是一场利益交换  ,阿深他历来都没有爱过你  !”

夏云汐愣了几秒  ,忽然笑了起来  ,她一直都知道  ,顾弘深娶她是逼不得已 ,可她以为她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  ,他对她起码会有少许感情的  ,只要他愿意让她留在身边  ,她就满足了  ,没想到他不离婚也只是一场交换  !

“你笑什么 ?”

夏云汐摇了摇头  ,一副同情的样子看着她 ,“你做了这么多 ,不即是想坐上我这个位子吗  ?可惜了  ,只要我不同意  ,你永远都得不到 !”

夏云汐的话深深刺痛了林菀  ,她痛心疾首地说道  ,“你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吗 ?你们不离婚 ,但是我可以让阿深丧偶啊  !你说 ,你要是死了 ,阿深会不会娶我 ?”

“顾弘深  ,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

“随时作陪  !”

他走到门口对外面的保姆吩咐道  ,“你留下来好好照顾太太  ,等太太出院立刻带她回别墅

再加上他们的事情被媒体拍到  ,闹得沸沸扬扬  ,两家人为了颜面和声誉 ,不得不让他们结婚

“所以你现在要把她从我身边抢走吗  ?我告诉你  ,你休想  ,就算我不碰她也不会把她让给你  !”

听到顾弘深的话  ,林菀顿时一愣  ,夏云汐都怀了别人的孩子 ,为何顾弘深还是不愿离婚  ?

两人越打越激烈  ,直到医生过来才停下来

“林嫂  ,弘深他今天来过病院吗 ?”

“没有  ,”林嫂摇摇头 ,瞥见她眼底的失落柔声安慰道  ,“太太  ,顾先生兼职忙  ,没空来也在情理之中 ,他走之前特意叮嘱过我  ,一定要好好照顾你 ,要我看啊  ,顾先生还是很介意太太你的

夏云汐转过甚 ,不去看他们  ,心却还是狠狠地疼着

“弘深  ,难道你真的相信她的话  ?我和云汐是清白的  !云汐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  ?她怎么可能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

砰的一声  ,季向晨的脸被打向一边 ,“别再狡辩了  ,你们这样只会让我觉得更恶心  !”

他气得浑身哆嗦  ,不断地发泄着自己的肝火  ,他的好兄弟  ,睡了他的妻子  ,另有了孩子  ,简直是奇耻大辱  !

“顾弘深  ,你良心被狗吃了吗  !云汐辣么爱你  ,你居然宁愿相信一个外人 ,早知道她跟着你过得不好  ,我当初就不应该放手  !”

季向晨怒声吼道  ,刚开始的防守也变成了还击  ,两人很快厮打在一起

夏云汐回到病房  ,钻进被窝里  ,身子紧紧地缩在一起 ,她想不清楚  ,人为何会辣么阴毒  ,连一个小孩子都不放过 !

她的孩子  ,还没有成型 ,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就被残忍地害死了……

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

难道即是因为当年她莫名其妙地睡到了顾弘深的床上  ,拆散了他和林菀  ?她就要承受这全部吗  ?

那孩子呢  ?孩子是无辜的  !

更何况  ,当年的事情  ,她也是受害者啊  !

是  !她知道他们从一开始即是一个错误 ,但她还是将功补过  ,嫁给了顾弘深 ,但是她别无选定 !

那时候  ,顾氏公司经营不善 ,面临着经济危机 ,是顾弘深的妈妈苦求她 ,让她嫁给顾弘深 ,这样爸爸就会帮顾氏度过危机了

被她夹的闷哼一声_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

被她夹的闷哼一声_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

因为这件事  ,她这些年一直心存内疚 ,林菀曾经是她最佳的闺蜜 ,她从十三岁开始就暗恋顾弘深  ,顾弘深却和林菀走到了一起  ,她只好将感情都藏在心底 ,锐意和他们保持距离  ,直到在她的生日宴会上  ,她喝醉了和顾弘深睡在了一起……

她记得 ,那天最后一杯酒还是林菀递给她的  !

她豁然起家  ,笔挺的坐在床上  ,是啊  ,她历来没想过那天为何她没喝几许就醉了  ,连怎么去的弘深房间都不知道  ?

难道是林菀 ?

不可能  !

她爱顾弘深  ,又怎么会亲手将自己的男友拱手让人  ?

“太太  ,要不要我打电话叫顾先生过来 ?”

看她这个样子  ,林嫂一脸担忧 ,生怕会出什么事情  ,她一个佣人怎么担得起  ?

“不用  ,先别告诉他  ,你出去吧 ,我想一个人待会

她掀开被子下床去洗手间  ,林嫂连忙伸手扶着她  ,她身材还很衰弱  ,走路都没有力气  ,也就任由她扶着了”

林嫂刚出去不久  ,林菀就走了进来 ,夏云汐狠狠地瞪着她  ,恨不得将她那张卖弄阴毒的脸撕碎  ,“你来干什么  ?”

“刚才……你听到了什么  ?”

夏云汐嘲笑一声  ,“怎么  ?现在知道怕了  ?害怕你做的这些事情都被揭露出来 ?林菀  ,你太卑鄙了  !你会遭报应的 !”

“报应 ?这些都是你欠我的  ,我只不过是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而已 ,你霸占了我的位置三年  ,总该支付点价格  !”

“你的东西 ?我倒想问问你  ,那天宴会上  ,你一直和弘深在一起 ,怎么会连他和我睡到了一张床上都不知道  ?还是药即是你下的  ?”

林菀表情一僵 ,见状  ,夏云汐也是微微一愣 ,她只是猜测  ,难道那件事真的和林菀有关系  ?

林菀蹙着眉  ,匆忙地走到床边  ,抓着她的本领  ,问她  ,“你还知道什么  ?”

“真的是你  ?”

“是我又怎么样  ?”林菀忽然加大了力度  ,妆容精致的面庞歪曲着  ,眸子里满是恨意

林菀的话犹如一声惊雷在三民气里炸开  ,夏云汐苍白的表情因为愤怒变得通红  ,“林菀  ,你胡说什么  !你不即是想逼我离婚吗  ?我离即是了 ,你何必一而再再而三地诬害我  ?”

季向晨还来不及反馈  ,就瞥见顾弘深满脸肝火地向他凑近

顾弘深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  ,极冷的眼神扫过夏云汐  ,最后落在季向晨的脸上  ,“偶然间干涉别人的家务事  ,看来季总还是太闲了  !”

话音刚落  ,季向晨就接到一个电话  ,他眉心一紧  ,表情瞬间阴沉下来

被她夹的闷哼一声_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

夏云汐苦涩地笑笑  ,也不戳穿她  ,昨天的事林嫂在门口应该也听到了  ,换作任何人都不会觉得顾弘深介意自己吧  !

……

“这一次我帮了你  ,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啊  ?”

“说吧  ,你要几许  ?”

“别装傻 ,你知道我想要的不是钱  !”

听到房间里的对话  ,夏云汐脚步一顿 ,这不是林菀的声音吗  ?另有一个男的是谁 ?

“太太 ,你怎么了  ?”

“嘘  !”夏云汐拉着林嫂贴着墙站在门口  ,手指竖在唇间  ,随后透过门上的玻璃往里看去  ,只见林菀靠在桌上  ,一位男医生一只手撑在桌上  ,一只手抚摸着林菀的面颊  ,一路向下 ,经过她精致的锁骨时 ,林菀忽然抓住了他的手 ,轻轻将他推开 ,笑容娇媚  ,“高医生  ,我知道此次你帮了我很大的忙  ,你宁神  ,我是不会让你白忙活一场的 !”

高医生扶了扶眼眶 ,一双眼睛色眯眯地盯着林菀饱满的胸部  ,合法他要进一步动作  ,林菀向后退了一步 ,“高医生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病房了  ,改日一定好好感谢你  !”

林菀正要走  ,高医生一把抓住了她的本领 ,将她禁锢在怀里 ,“林菀 ,你该不会是不认账了吧  ?你让我捏造亲子鉴定的时候但是答应的好好的  !”

“高医生 ,别着急嘛  ,在这里会被人发现的  ,等过两天……”

捏造亲子鉴定  ?

闻言  ,夏云汐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  ,即便之前她已经知道了是林菀做的  ,但是当她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是难以接受

被她夹的闷哼一声_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

被她夹的闷哼一声_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

说完  ,顾弘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林菀咬着牙  ,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也跟着走了

“林菀  ,我告诉你  ,你要是敢耍什么花样我就把事情的真相告诉顾弘深 ,那个男子对你很重要吧  ?你说 ,要是他知道是你捏造亲子鉴定  ,害得他落空了自己的孩子  ,他会怎么样  ?”

夏云汐哆嗦地靠在墙上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林嫂担忧地看着她  ,“太太  ,你没事吧  ?”

“你们在这做什么 ?”一个尖锐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夏云汐下认识地伸手盖住脸  ,拉着林嫂向前跑去

“林菀 ,你放开我  !”夏云汐吃痛地皱起眉头 ,使劲地抽出了自己的手

在病院住了两天了  ,顾弘深一次都没有来看过她  ,只让保姆来照顾她